淺談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監管模式

  • 投稿
  • 更新時間2019-02-27
  • 閱讀量12次
  • 評分0
  • 0
  • 0

  我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政府在整體國民經濟的發展中扮演了“畫龍點睛”中“睛”的角色。為了進一步促進政府在經濟增長過程中的重要地位,并有效發揮政府對是市場經濟發展的引導性功能,通過構建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的發展體系,來有效增強政府在市場經濟體系中的參與度。針對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構建的整體公私合作體系來說,其不僅能夠有效促進社會私人部門參與公共產品的生產,同時也實現了政府資金與社會私有資金的有效結合,從而達到有效改善民生、提升社會項目的示范作用。


  一、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的概念


  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是指利用國家財政撥款建設的一些非盈利的基礎設施,將政府資金與社會資金結合起來,將生產出的公共產品投入在和諧社會的構建事業中,比如環保工程、健身器材設施等。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不是以營利為目的,旨在給公民提供一些公益服務[1]。


  這種公私合作的方式是國際上通用的一種很有規矩的市場交易方式。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的主要項目有工程、貨物或者類似于服務的虛擬物品。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同時也是一種采購方式一般都是有嚴格的程序要求的。按照不同主體發布一些需要的要求,政府主體或者社會主體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制定詳細的計劃參與市場產品的生產,而生產公共產品的目的便是穩定社會局面、全面提升社會經濟的發展步伐。


  二、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監管重要性


  政府公共工程建設對于國家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我國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仍有存在審批不嚴、程序缺失等現象,并且一些合作項目還會危害到無辜百姓的生活。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公共產品生產項目,是影響社會穩定發展和經濟良好增長的主要因素,然而其較為復雜和隱蔽的合作過程也是產生腐敗最多的一個環節。基于當前我國的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監管存在問題,一定要充分發揮監管部門的作用,加大懲處力度、完善社會監督通道、科學配置監管人員等。從而良好發揮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的社會效用,促使項目的監管工作達到更好的效果[2]。


  三、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監管現狀


  我國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是從2015年開始,跟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越來越成熟,我國逐漸開啟了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的建設。并且伴隨現金我國的市場監管模式已經有了一定的規模,在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的全面推行后,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即PPP也逐漸成為反腐、反貪、反賄賂哦都重點監管對象。目前仍存在一些監管問題有待解決:


  (一)監管力度較低


  有些合作主體為了擴大自己的收益,會將競標得到的公共工程變成很多小的公共項目,私下進行商業招標,獲得更多的經濟利益。比如有一些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部門將公共產品生產環節拆分后,非常容易在公共產品建設過程中違規操作,導致違法亂紀現象的發生[3]。


  (二)監管手段單一


  我國政府對于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的監管主要采用的是“巡警監管”的模式(包括審計、稽查和評價調查等方式)。這種監管模式主要就是公共產品建設結束后進行的監督。這種監管方式的成本比較高,但是并沒有良好的監管效果。且監管手段和方式比較單一,如果沒有人去監督和舉報,這種監督手段幾乎是在做“無用功”。


  (三)監管角色較少


  現在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的監管人員比較少,而且素質都不是很高。由于監管人員在監督過程中作用非常重要,他們的個人素質、工作目標、知識結構和能力決定著監管工作能不能順利完成。我國目前的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監管人員還不能滿足監管政府公共產品生產的要求,監管人員因為知識結構單一加上沒有法律、經濟和管理等專業知識,使監管業務能力不強,不能找到監管工作的重點,難以形成對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實行有效的監督,讓監督流于形式,這就會給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建設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


  四、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監管模式的構建


  目前我國的公共工程以及公共產品一般都是采用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的形式進行生產和建設,但是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也存在一些監管失真的問題,比如由于一些內部人員違規操作,或者賄賂政府人員等腐敗現象也比較多見。因此如何改變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的監管效果、提升監管力度是實現這種公私合作模式良好發展的“源動力”。


  (一)加大違規操作的懲處力度


  政府加強監管,加大懲罰力度,一旦發現違規行為,一定要讓違規操作的合作主體付出代價,進行經濟制裁,讓違規操作者無所遁形,這樣還能樹立起中國政府工作的良好形象。并設置違規合作主體的“黑名單”,并且予以違規部門或者企業向社會公示他們的不誠信行為,不準它們再得到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任務,確保公共產品完成質量達標。同時建立誠信合作檔案,促進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單位的良性循環,實現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全部是遵紀守法、依法經營的良好合作主體[4]。


  (二)完善社會監督通道


  舉報存在的一定的風險,因此完善社會監督渠道,讓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舉報機制發揮作用。保護舉報人的安全,讓舉報人不害怕腐敗勢力的威脅,讓正義的聲音可以得到保護。同時,保護舉報人的人身安全和家庭安全,一定不能讓舉報人的個人信息被泄露出去,打擊一些違規操作企業的囂張勢力。


  (三)科學的配置監管人員


  加強對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監管人員的培訓,進行專業教育。培養監管人員的專業素質,提高他們的職業道德和職業操守,讓他們在工作中摒棄利益、金錢、和人情的束縛,學會處理公正、公明的利益關系。


  綜上所述,政府的公共建設是國家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的階梯,政府的公共工程采取行政指令分配就會產生腐敗。伴隨市場經濟的多元發展,產生了一種創新式的公共產品生產模式,即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PPP)。本文以上通過闡述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監管現狀,進一步提出一些完善的對策和建議,以此來實現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項目監管模式的規范化和科學化發展。

篮球场面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