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學理思考

  • 投稿關注
  • 更新時間2017-11-01
  • 閱讀量403次
  • 評分4
  • 97
  • 0
劉新庚1,劉邦捷2

 

(1.中南大學 馬克思主義學院,湖南 長沙 410083;2.長沙移動,湖南 長沙 410012)

 

 

 

摘要:

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是順應人們普遍使用手機所帶來生活方式的變化而改進和加強思想政治工作的必然趨勢。其實質是運用手機這一現代媒體,使思想政治工作得以新演繹、新發展。它是現代社會發展對思想政治工作的客觀要求,是黨和國家事業的戰略需求,也是思想政治工作自身變革發展的內在訴求。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邏輯性與思政學科的學理性耦合度高,手機的雙向便捷和即時快速,與現代思想政治工作的互動性和時效性高度契合,運用手機開展思想政治工作與人們的人文需求和心理基礎高度吻合。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既具有拓展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社會功能的應用屬性,也具有拓展思想政治教育學科方法理論、創新思想政治教育載體的學科屬性,還具有推動思想政治教育學科大眾化的功能屬性。

 

關鍵詞:思想政治工作;思想政治教育;手機;方法論

 

DOI:10.15938/j.cnki.iper.2017.04.018

 

中圖分類號: G642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672-9749(2017)04-0087-04

 

 

 

 

 

 

 

習近平同志指出,“要運用新媒體新技術使工作活起來,推動思想政治工作傳統優勢同信息技術高度融合,增強時代感和吸引力。”[1]手機是當前普及率最廣的新媒體之一,積極開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全面占領手機思想政治工作陣地,大力推動思想政治工作傳統優勢同現代手機信息技術高度融合,既是高校乃至社會各界思想政治工作的時代要求,也是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理論發展的一個重大前沿問題。當前的問題集中表現為三個理性層面,即何為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為什么要開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以及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是否合乎思想政治教育學科規律性?特此展開學科邏輯的系統思考。

一、本質要義

何謂手機思想政治工作?這是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所面臨的首要問題。

所謂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是思想政治工作者以手機為工作平臺,運用手機開展思想政治工作,對工作對象和社會生活所產生的積極獨特的作用或影響的活動。常規思想政治工作具有若干基本功能,主要包括導向功能、保障功能、育人功能和開發功能等。[2]一般而言,上述四大常規思想政治工作的功能,手機思想政治工作都能實現。當然,手機思想政治工作還有其自身的特殊功能。換句話說,所謂手機思想政治工作,就是將思想政治工作的使命賦予手機媒體,以手機媒體為載體,實現思想政治工作多種功能的活動。其本質要義,就是通過現代手機,積極開展現代思想政治工作的活動。其具體內涵和外延可從以下三個方面加以把握:

其一,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是以手機媒體為基礎來開展思想政治工作的活動。手機媒體是其開發的物質條件,它是現代傳媒之一,具有思想政治信息承載和傳遞的基本功能,能夠為人類開展思想政治工作提供新型便捷的硬件支撐。將手機媒體作為拓展思想政治工作的載體,是現代思想政治工作的一種趨勢。手機媒體亦被稱為“第五媒體”,是繼廣播、報紙、電視、網絡之后的新興媒體,它集音、像等傳統媒體與因特網等現代媒體于一身,是一種信息傳遞功能十分強大的現代傳媒。自手機普及以來,我國思想政治工作領域高度重視手機的傳媒作用,不斷研發其新穎功能,在思想交流、心理咨詢、情感撫慰等方面,正在使手機發揮著越來越大的積極效應,業已成為現代思想政治工作的一種不可逆轉的大趨勢。

其二,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是一種現代思想政治工作的創新活動。事實上,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使用手機,許多人自覺不自覺地運用手機進行思想溝通、情感交流等活動,說明運用手機可以發揮出強大的思想政治工作功能。但是,大多數人并不是積極、主動地運用手機開展思想政治工作,甚至對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有“本能”的逆反心理,客觀上忽視與阻滯了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開展。顯然,運用手機開展思想政治工作活動,是其核心旨歸,是思想政治工作本身的一種現代創新活動。運用手機開展思想政治工作,可以起到創新手段、增強實效的積極效應。

其三,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具體過程可分解為三:第一,科學創制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信息,以便能在手機上開展思想政治工作活動,這是開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基礎條件。第二,充分利用手機媒體傳遞思想政治工作信息,卓有成效地開展現代思想政治工作,這是開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根本目的。第三,如何在手機媒體上實現思想政治工作功能,怎樣用思想政治工作占領手機媒體,是開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中心任務。

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本質,是由手機現代信息的特殊性能與思想政治工作的特定要求所共同決定的。其實質是借助手機這一現代信息工具,對思想政治工作進行現代拓展,使思想政治工作通過手機得以新演繹、新發展,其本質要求是要開創現代思想政治工作的一種新的范式。

其一,從手機的功能拓展視角,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是立足服務現代思想政治工作,將手機的現代媒體功能向意識形態領域拓展。手機的現代媒體功能原本就是以通話、通信為核心的移動通訊功能,一旦將其信息傳遞功能向思想溝通、情感交流等方面轉化,手機就不再是一個簡單的移動通信工具,而是已經成為人際交往、思想溝通、精神享受的現代生活時尚品,其根源就是因為手機被賦予了思想意識形態功能。正如徐建軍教授多指出的,“現實思想政治教育是網絡思想政治教育的基礎,網絡思想政治教育是現實思想政治教育在網絡上的延伸和發展。”[3]手機思想政治工作則將網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識形態功能向移動的無限時空中做了進一步拓展。因此,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一個實質涵義,就是拓展手機在現代意識形態領域中的功能。

其二,從思想政治工作拓展視角,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是借助手機這一現代化信息工具,建造現代思想政治工作功能演繹的新型舞臺。傳統的思想政治工作舞臺,主要是結合崗位工作、學習生產、生活實踐來開展,如果這種滲透不自然或稍有過當,人們便會認為其虛而不實,甚至當作多余的累贅。而手機的出現,則為思想政治工作的展開帶來了嶄新而美妙的空間,它將溫馨的導向、提示寓于通話呢喃之中,將深刻的哲理、警醒寓于短信彩信之中,將高尚的舉動、操行寓于影音視頻之中……顯然,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又一個實質性涵義,就是打造思想政治工作功能演繹的現代舞臺。

其三,從社會價值視角,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實質,既是對手機社會價值的一種新彰顯,又是對思想政治工作社會價值的新開掘。手機與思想政治工作在社會價值上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的服務功能,都具有為社會主體——人的服務功能。而如何拓展他們的社會價值,如何將其為人類服務的功能最大化,一條有效的途徑,就是將二者的功能有機結合、協同施展,使單一的手機通訊服務變成富有思想深度和人文情趣的社會服務。因此,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又一個實質涵義,就是使二者的社會價值在整合、共振的基礎上,得以新的開掘和彰顯。

二、價值意蘊

價值意蘊是關于為什么要開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問題。須全面考察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時代背景與現實意義,進而切實增強運用手機開展思想政治工作的自覺性和創造性。

隨著手機的快速發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性與緊迫性日益明顯。2016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調研中央媒體時,親自過問了人民群眾使用微信的情況。[4]2017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上對手機的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希望“加快第五代移動通信等技術研發和轉化,提高社會資源利用效率,便利人民群眾生活。”[5]中央領導的殷切期望,對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使用與研發,指明了方向,給予了巨大鼓舞。

文獻調研發現,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功能開發具有兩大社會背景:一是我國手機的普及率高,二是信息全球化與多元意識形態的博弈,為其功能開發鋪墊了廣泛的群眾基礎和深刻的時代意蘊。

自20世紀90年代起,手機逐漸進入我國的千家萬戶。隨著經濟水平的日益提高,手機成為了目前使用量最大、普及率最高的媒體工具,截止到2017年2月,手機用戶已達13.3億。[6]時代發展為開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提出了客觀需求,也為開發手機思想政治工作功能奠定了廣泛的社會基礎。

手機的運用對人們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行為的影響日趨強烈。手機是現代信息社會中受眾最多的新媒體,它最貼近人民群眾的生活,手機自然而然地滲透到人們生活的各個環節之中,可謂達到寸步不離的境地。伴隨手機的日益普及,人們頭腦中相應的思想心理問題也變得日益凸顯,客觀需要大力拓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功能。諸如手機幻聽癥,往往使人過度緊張、煩躁、甚至焦慮。還有手機強迫癥,有些人一刻也離不開手機,對手機濫用,不該用的時候也頻繁使用;一旦哪天手機不在身邊或停機,就會出現一系列的不適反應,總覺得缺了什么,甚至覺得生活索然無味。

加強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客觀必然性不僅僅限于國內,來自國外的思想、政治、文化等信息沖擊也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通過手機,外來思潮對我國人們思想的侵襲日益廣泛。某些西方發達國家憑借經濟、科技方面的優勢,也利用手機加緊了對發展中國家進行思想文化和意識形態領域的滲透,中國更是其滲透的主要對象。多種形形色色的社會文化思潮,諸如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潮、經濟私有化思潮、殖民文化思潮、利己主義思潮、拜金主義思潮、享樂主義思潮等等,都通過手機在中國得以傳播和蔓延。因此,我們必須增強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意識,提高利用手機開展思想政治工作的能力。

如何應對手機媒體對思想政治工作的挑戰?如何適應時代需要,大力拓展手機的現代思想政治工作功能?無疑是當今思政領域的重大理論與實踐前沿問題。開發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功能,拓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載體,積極開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主動占領手機思想政治工作陣地,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與理論價值。

其一,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是現代社會發展對思想政治工作的客觀要求。手機已成為廣大人民群眾思想溝通和情感交流的重要載體,理應成為組織和開展群眾思想政治工作和意識形態工作的有效平臺。積極開展手機思想政治工作,也是應對當今時代新的社會問題的客觀需要。諸如多元思潮難以辨別的問題、意識形態干擾的問題、手機交流中的思想碰撞思想矛盾問題,人們長期不見面產生的思想隔閡問題、手機交往帶來的困惑和心理孤獨問題、手機信息受騙上當問題等等,均需強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的介入和調控。

其二,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是黨和國家事業的戰略需求。黨和國家的事業客觀需要動員最廣大的人民群眾積極參與,黨的十八大至十八屆六中全會,都強調增強黨的凝聚力、戰斗力、創造力,“提高做好新形勢下群眾工作的能力”,并明確要求“推進信息網絡技術廣泛運用”。[7]習近平同志在2013年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強調指出,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8]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公報指出,“加強思想政治工作,創新群眾工作體制機制和方式方法,最大限度凝聚全社會推進改革發展、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共識和力量。”[9]同時,黨的事業需要最大限度地關愛人民,熱切關注和助力人們使用手機,積極運用手機開展思想政治工作,及時化解生活中的疑惑與困境,理所當然就是黨和國家進行人文關懷的迫切需要。人文關懷是黨的十七大和十八大一再強調的政治主題[10],是我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宗旨的重要體現。利用手機展開人文關懷工作,從思想靈魂深處釋惑、導引和提示,無疑也是黨建思想政治工作的時代創新主題之一。

其三,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是思想政治教育自身變革發展的內在訴求。思想政治工作是黨和國家的傳統政治優勢,是引領思想方向、推進科學發展的重要手段和根本保障,思想政治工作必須順應時代不斷變革發展,而手機思想政治工作正是創新現代思政工作方法、載體、途徑的一個鮮亮突破口。它在學術上的理論價值重大,是推進思政學科功能原理發展的重要生長點,對于現代思想政治工作的傳播理論、載體理論、機理理論,個別思想政治工作的方式理論、思想意識形態駕馭的方法理論等,均具有重大的學術創新和理論貢獻。

 

三、學科屬性

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學科屬性,是指其在思想政治教育學科層面的理性反映。探討其學科屬性,事關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學科歸屬及其行為理性。學科屬性是指學科所表現出的內在聯系性和邏輯性,是反映學科最一般、最本質的特性。[11]手機思想政治工作的學科屬性究竟如何?必須從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內在規定性視角展開探討。

其一,手機思想政治工作具有拓展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社會功能的屬性。依據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功能原理,思想政治工作的導向功能、凝聚功能、激勵功能、調節功能等,都能在手機上得以實現。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目的指向性,其核心是人的政治社會化問題,直接目的是通過人的政治社會化來實現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社會功能。手機思想政治工作能夠很好地實現這一功能,人們常見的家長使用手機指導小孩逐漸實現個人思想品德的社會化,就是一個很好的注腳。

其二,手機思想政治工作具有拓展思想政治教育學科方法理論的屬性。學科屬性的一個重要方面,是服務于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意識形態,需要大力拓展意識形態領域工作的方法理論。手機思想政治工作就是要通過手機的信息優勢,積極拓展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信息方法,通過手機的對話優勢,積極拓展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疏導方法,通過手機的視頻優勢,積極拓展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的感染激勵方法等。

其三,手機思想政治工作具有創新思想政治教育載體的屬性。思想政治教育學科具有工具性、應用性學科屬性,是意識形態領域中的應用性學科。其應用性決定了載體使用的必然性,客觀要求不斷拓展思想政治工作的載體。而手機的使用,正好順應了思想政治教育學科這一屬性的訴求,能從多方面拓展思想政治工作的載體,諸如手機既是情感溝通的有效載體,又是情緒調節的高效載體,還是思想交流的長效載體。

其四,手機思想政治工作具有推動思想政治教育學科大眾化的功能屬性。手機順應了思想政治教育學科社會化的客觀要求,能夠全面推動思政活動的日常化、大眾化,能夠使每個使用手機的人及時、便利、精準地接收思想政治工作信息,從而顯現出手機思想政治工作大眾化的強勁功能。

從實踐論視角審視,手機與思想政治工作存在著高度的契合性。手機固有的便攜可移動的特性,可使人們及時獲得豐富的社會變革和發展的信息,及時了解國家大政方針的變化。思想政治工作就可以利用手機,以豐富的、喜聞樂見的形式,將工作內容及時有效地傳送給工作對象,對于增強思想政治工作的實效性具有十分重要的實踐價值。事實上,手機作為一個信息載體,各種各樣的信息都可通過手機這一渠道,潛移默化地對人們的思想、行為產生影響,這種影響是間接的、自然的。而思想政治工作則是有意識、有目的、有計劃、有組織地針對工作對象進行影響其思想、行為的活動,這種影響是直接的、人為的。二者在對人們的影響和作用方式上,完全可以實現功能互補、辯證統一。

 

參考文獻

 

[1]張爍.把思想政治工作貫穿教育教學全過程 開創我國高等教育事業發展新局面[N].人民日報,2016-12-09(001).

 

[2]張耀燦等.現代思想政治教育學(第二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131-134.

 

[3]徐建軍.網絡思想政治教育與現實思想政治教育[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09(2):3.

 

[4]騰訊科技.習近平問:現在群眾用微信的多吧?[EB/OL].[2016-2-21].http://tech. qq.com/a/ 20160221/019754.htm.

 

[5]新華社.政府工作報告(全文)[EB/OL].(2017-03-16)[2017-04-17].人民網.http://lianghui. people.com.cn/ 2017/n1/2017/0316/c410899-29150065-2.html.

 

[6]運行監測協調局.2017年1-2月份通信業經濟運行情況[EB/OL].(2017-03-28)[2017-04-16].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http://www.miit.gov.cn/n1146290/n1146402/n1146455/ c5556110/content.html.

 

[7]胡錦濤.堅定不移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 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奮斗——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J].求是,2012(22):23.

 

[8]徐京躍.習近平: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EB/OL].(2013-08-20)[2017-04-30].新華網.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3-08/20/c_117021464.htm.

 

[9]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公報[J].求是,2015(21):7.

 

[10]胡錦濤.堅定不移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前進 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而奮斗——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J].求是,2012(22):15.

篮球场面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