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白藝術在高中生物教學中的應用

  • 投稿
  • 更新時間2019-01-25
  • 閱讀量9次
  • 評分0
  • 0
  • 0

  “布白”藝術是指作者為了使作品能更充分地展現主題,有意地隱含一些內容、留出一定的空間,讓人去展開聯想、想象。格式塔心理學派“完形壓強”理論認為,當人面對一種不完全或空白的刺激物時,就會情不自禁地產生一種急于去改變它們使之成為完善結構的欲望,從而產生一種進取、追求、充滿緊張的內驅力,追求一旦實現,便給人以極為愉悅的感受。根據該理論,教師可以在生物教學中運用“布白”藝術,根據教學需要,運用情境設計、言語激發、提出問題等方式進行時間和空間的“布白”,激發學生的思維主動性,發揮學生主體性。下面從以下幾個方面對高中生物教學中“布白”藝術的應用進行了實踐與探究。


  1導入新課時布白,激發學生的求知欲望


  筆者借助“布白”導課,從一堂課的開始設置懸念,緊緊抓住學生的注意力,激發其問題意識,強化其學習動機,可起到先聲奪人的效果。


  在學習必修3中“生態系統的能量流動”一節時,教師通過教材上魯濱遜流落荒島的問題探討導入新課,讓學生想象自己就是魯濱遜,身臨其境地選擇生存策略。學生的學習激情很快被點燃,七嘴八舌地發表看法,教師就順勢“布白”:“通過本節課的學習,你們的決策會有什么改變呢?”當學完能量流動的特點后,教師讓學生重新思考這個問題。這一設計抓住了學生的課堂興奮點,使他們在課堂中快速集中注意力,更積極主動地參與學習。


  生物學中很多知識與學生的生活密切相關,教師可以選擇學生熟悉的、但未曾深究過的問題入手,在開啟思維閘門的同時,給他們在認知上制造一點空白,激發他們的求知欲。如導入“細胞呼吸”的學習時,教師可以提問:“為什么要常給花盆松土呢?劇烈運動后肌肉為什么會酸痛呢?”教師不要立刻回答這些問題,而是讓學生帶著疑問進入接下來的學習。隨著教學的推進,學生自然而然就能形成自己的正確認知。


  2提問質疑時布白,促進學生的思維發展


  生物課堂上不同觀點的碰撞能夠有效訓練學生思維的縝密性,一個精巧的“布白”常常可以一下子開啟學生的思維窗口。這時教師引導學生去發現去領悟,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學習基因工程中限制酶的作用時,教師可以創設如下問題情境:用從大腸桿菌體內提取出的某種限制酶分別處理圖1中4個DNA片段,結果如圖2所示,請觀察這4個DNA片段的堿基序列和處理結果,你發現了什么?此處教師布下了第一段空白,有的學生發現限制酶可以切割DNA的兩條鏈,有的學生發現被切割的③④DNA片段都有GAATTC序列,還有學生發現這種限制酶只在G與A之間切割。然后,教師再追問:“你能概括一下限制酶的專一性特點體現在哪些方面嗎?”學生繼續思考,教師有意識地形成第二段空白,讓學生有時間整合得到的信息,總結出較為全面的答案。


  在學習細胞膜的制備時,實驗材料的選擇是重點。教師可以依次展示高等植物細胞、細菌原核細胞、人口腔上皮細胞的圖片,并提出問題:“這些材料制備細胞膜各有什么優缺點?”然后組織學生進行討論,使他們在教師布下的這一空白中留下自己的思維痕跡,形成愈加清晰完整的認識。最后,教師再引導學生歸納理想的實驗材料應該有哪些特點,從而引出哺乳動物成熟的紅細胞是制備細胞膜的理想材料。


  3實驗探究時布白,培養學生的創新意識


  要想實現高中生物實驗教學知識性與趣味性的統一,教師就要給學生留下一定的探究和創新的時間與空間,將“布白”藝術有效運用起來。


  教材中“綠葉中色素的提取與分離”這一實驗要求學生在制備濾紙條時剪去兩角,使分離得到的色素帶更整齊。如果教師在實驗前就將這一結論告訴學生,學生只是僵硬地背下來,就不能體驗知識的生成過程。因此教師在此處可以“布白”:“書上為什么建議在濾紙條一端剪去兩角?如果不剪會有影響嗎?如果剪成其他形狀可不可以呢?”一旦在學生的思維中留下這段空白,他們就會迫切地想要尋求答案,會做出各種嘗試。教師要及時鼓勵學生創新。


  在“植物細胞的質壁分離和復原”實驗中,學生不難想到選擇紫色洋蔥鱗片葉外表皮細胞的優點是它具有紫色大液泡,有利于觀察。這時,教師可以“布白”:“如果使用內表皮來開展實驗有什么缺點?如何改進呢?”教師不要急于給出方法,要讓學生自己去嘗試操作。例如就有學生向蔗糖溶液中加入幾滴紅墨水,人為地創造了內外顏色反差。這種設計培養了學生的逆向思維能力,提升了學生的實踐探究能力。


  4研讀教材時布白,鍛煉學生的自學能力


  高中生物學教學既要求教師遵循教材的編寫體系,也需要教師創造性地對教材內容進行重組和拓展。教師不可能、也不應該對教材上的所有內容一一講解,而應是有意識地只講解部分內容或提示一下學習框架,突顯出學習的方法,然后讓學生學會自己地去填補空白。


  如在教細胞器時,很多教師常常是把8種細胞器一一列舉,從表面上看教師講的面面俱到,而實際效果卻不一定好。所以在處理這部分內容時,教師可以只分析線粒體、葉綠體、核糖體、內質網和高爾基體5種細胞器的結構、功能和分布,然后讓學生根據這幾個關鍵詞去自學教材上另外三種細胞器,完成被教師省略的“空白”內容。


  如選修教材中“生物技術的安全性和倫理問題”一節,教師可以提前一周確定幾個適宜辯論的辯題,如“公眾是否應該擔心轉基因生物的安全性問題”“政府是否應該支持設計試管嬰兒”等,讓學生小組選擇其中一個辯題的正方或反方,利用課外時間閱讀教材、查閱資料、整理論據。課堂上教師把時間留給學生,讓他們碰撞思維、相互評價、體驗真諦。


  5板書設計時布白,留足學生的思考空間


  板書應該突出教學的重難點,太多的板書內容會使學生感到壓抑,也毫無藝術美感,不如利用學生的求全心理,將“布白”藝術運用于板書的設計,隱去某些內容,留給學生思考的時間和空間來予以補充完善。


  在學習細胞中的糖類時,教師可以在黑板上設計知識框架式的板書(圖3),讓學生通過閱讀教材找到對應內容。這一板書對所講授內容進行了概括性的展示,并且只是列出了主要的知識框架,對具體的內容進行了“布白”,使知識點一目了然。


  在學習完有氧呼吸和無氧呼吸的過程后,教師可以讓學生完善表格式的“布白”板書(表1),增強知識的對比,促使學生從多方面來思考這兩種呼吸方式的異同點。


  蘇霍姆林斯基說過:“有經驗的教師,在講課的時候,好像只是微微打開一個通往一望無際的科學世界的窗口,而把某些東西有意地留下來不講。”教師在教學中合理運用“布白”藝術,正是給學生打開了這個窗口,創造了一個自主思考和創新的空間,從而啟迪其思維、激發其想象、培養其個性,使生物課堂的理性與藝術更好地融合。

篮球场面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