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煙草制品市場發展及法律監管

  • 投稿
  • 更新時間2019-11-06
  • 閱讀量1次
  • 評分0
  • 0
  • 0

  摘要:在對近年來電子煙、加熱煙草產品、鼻煙、嚼煙等新型煙草制品的國際國內市場發展和法律監管動態進行梳理分析的基礎上,總結出當前新型煙草制品在市場發展和法律監管方面的變化趨勢、主要特征,結合當前行業新型煙草制品發展現狀,從行業、工業企業、商業企業、監管政策等方面提出針對性的策略建議。


  關鍵詞:新型煙草制品;市場;監管;對策


  作者:李磊1,周寧波2,屈湘輝: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南大街5號100081;2中國卷煙銷售公司,市場管理部,北京市西城區廣外大街9號100055


  新型煙草制品主要是指區別于采用傳統燃吸方式的卷煙的煙草制品,相對于傳統卷煙,其主要特征是不需燃燒、基本無焦油等有害成分,同時能滿足人體攝入一定尼古丁的需求[1]。這一特征使得新型煙草制品在減害機理上存在“先天優勢”,減害幅度較為明顯,這已經得到了初步的證實。近年來,隨著消費升級和人們健康意識的提高,新型煙草制品憑借其更加健康、便利、時尚的優勢迅速在國內外市場引起關注,成為煙草行業新的經濟增長點。


  根據其制品使用形式,目前新型煙草制品可以分為三大類:電子煙(E-cigarettes)、加熱煙草產品(HeatedTobacco)和無煙氣煙草制品(SmokelessTobacco)。根據煙支的形式不同,與電子煙配合使用的煙支主要分為煙彈(Cartridges)、電子煙油(E-liquids)。封閉式電子煙(ClosedVapingSystems)一般配合使用煙彈,外形和使用體驗較為接近傳統卷煙;開放式電子煙(OpenVapingSystems)一般配合使用電子煙油,擁有比封閉式電子煙更強的電力和功率,產生更濃厚的蒸汽。加熱煙草產品配合使用由煙草或煙草提取物經過特殊加工制成的煙支,使用體驗最接近傳統卷煙。電子煙和加熱煙草產品在抽吸過程中均產生煙氣,因此二者又被歸類為霧化產品(VapourProducts)①。無煙氣煙草制品主要包括嚼煙(ChewingTobacco)和鼻煙(Snuff)兩大類,其中鼻煙本來是一種鼻用產品,但如今更普遍的是通過口腔使用,分為干鼻煙(DrySnuff)和濕鼻煙(MoistSnuff,亦稱口含煙)[2],目前市場上以濕鼻煙為主。


  1電子煙


  1.1電子煙全球市場發展概況


  2017年,全球電子煙銷售額為120.54億美元,同比增長18.5%,其中開放式電子煙銷售額86.40億美元,占比達到71.7%。


  相對于電子煙設備,電子煙煙支占總銷售額的比重更大,并且還在不斷提高。2017年,電子煙煙支銷售額達到69.36億美元,占電子煙銷售總額的57.5%。


  1.2電子煙主要消費市場狀況


  目前,美國和英國是電子煙的主銷市場,2017年,其全球市場份額分別為39.28%和14.40%,合計超過全球規模的50%。


  1.2.1美國


  近年來,美國一直是全球最大的電子煙市場,但近兩年電子煙消費增速明顯放緩,其中開放式電子煙受監管政策的影響,增速進一步放緩,而且很可能面臨快速衰退,而封閉式電子煙因其便利性更受歡迎,其相關技術已更加成熟。美國目前還沒有合法上市銷售的加熱煙草產品。


  2016年,美國穩定的成年電子煙消費者同比增長15.7%,達到1153萬人,接近全部吸煙人口的29%,在全美吸煙人口持續減少的情況下保持增長態勢。


  市場監管方面,2016年5月,FDA宣布通過《聯邦食品、藥品與化妝品法》(FD&CAct)將電子煙納入監管,并于當年8月生效。一方面,由于將加強對電子煙油的監管,開放式電子煙首當其沖,受到極大的不利影響。另一方面,由于上市產品必須付出極高的成本(時間、資金)進行煙草銷售申請,小公司幾乎無法承擔,因此可以預見傳統的大型煙草公司將占據電子煙市場的主流。


  1.2.2英國


  電子煙2008年開始進入英國,高企的煙草稅負和愈發嚴格的控煙環境促使其迅速發展。2017年,英國電子煙銷售規模達到17.35億美元,同比增長28.3%。


  英國電子煙市場受到2016年新《歐盟煙草產品指令》(EUTPD2)施行的影響,該法規對電子煙和加熱煙草產品的營銷、銷售和使用等方面都做出了規定。新法規的出臺能夠提升消費者對于產品安全性的認知和信任,但它嚴格的規定將嚴重影響小企業的競爭力。此外,受EUTPD2管制的影響,傳統營銷手段和廣告未來將無法開展,口碑傳播會成為主要營銷手段。雖然受此影響,英國的霧化產品市場依然被業界普遍看好,一方面,霧化產品僅按一般消費品納稅,適用增值稅一般稅率;另一方面,霧化產品還得到了英國公共健康組織和社團的支持,使得霧化產品比常規煙草制品傷害更小的觀點成為主流。


  1.3國內市場狀況


  電子煙在我國最初是被用作戒煙的一種手段,作為傳統卷煙的替代品,而如今以大煙霧為代表的Vape文化在我國迅速興起。此外,國外愈發嚴格的管制環境,使得各大企業開始將精力從海外轉移到中國,推動我國電子煙市場繁榮發展。


  2017年,我國電子煙銷售額達到40.09億元人民幣(約合5.89億美元),同比增長25.3%。其中開放式電子煙增速更快,達到26.9%;開放式電子煙的銷售規模已經超過封閉式電子煙并逐漸拉開差距,在電子煙總規模中占比超過六成。


  我國電子煙消費人群也在逐年增加,人均消費金額在不斷提高。2017年,全國電子煙消費人數達到736.59萬人,同比增加13.6%。消費人群主要是男性,雖然女性消費者在不斷增多,但占比依然微乎其微。


  分渠道來看,八成左右的電子煙是通過網絡渠道實現銷售;實體終端中,專門店又占據約14%的份額,其他銷售渠道占比較小。


  分公司和品牌來看,本土電子煙公司繼續占據電子煙市場的主導地位,基本集中在廣東、深圳。目前較為知名的公司約有70家,其中上市公司有6家,如合元(已上市)、新宜康、卓爾悅、艾維普思(已上市)等。它們不僅擁有新品開發方面的領先技術,而且擁有較強的線上線下銷售網絡。另有2家公司是由中國煙草下屬企業出資設立,分別是云南中煙的深圳市華玉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和湖南中煙的深圳市湘元科技有限公司。


  1.4電子煙的法律監管


  1.4.1國外監管立法狀況


  各國對電子煙的監管政策差異較大,關鍵在于政府或監管部門對電子煙的性質和價值如何認識:即將電子煙歸類為普通消費品、煙草制品還是醫用藥品,認為電子煙對健康的影響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


  目前,煙支成分尤其是是否含有尼古丁,是決定各國政府判斷監管程度的關鍵因素。各國針對電子煙的立法可以分為五類,監管程度由輕及重分別是按普通消費品監管、統一納入煙草制品監管、按藥用產品監管、禁止銷售和禁止銷售和使用。


  從監管政策發展的趨勢來看,各國對于電子煙的監管力度正在不斷加強,具體手段基本集中在以下4個方面。


  1)加重稅收。如歐盟正在考慮增加新型煙草賦稅;韓國議會正在討論提高電子卷煙(包括加熱不燃燒產品)的稅率到傳統卷煙的標準。


  2)納入煙草制品監管。美國FDA和歐盟新《煙草制品指令》都將霧化產品納入煙草制品,由相關部門立法、監管。


  3)制定產品標準,規范產品工藝和質量。如美國對所有上市產品進行嚴格的審核;EUTPD2則對產品包裝、規格、警示語等都提出了明確規定。


  4)限制廣告和渠道。如韓國限制銷售渠道以避免未成年人接觸。


  1.4.2國內市場監管狀況


  我國尚沒有制訂針對電子煙的監管法律,對于電子煙存在一些迄今仍未解決的爭議。例如,對于電子煙的屬性定位尚未明確[3],對于電子煙是否安全、是否可以幫助戒煙或減少吸煙、是否應該禁止其廣告等問題也尚未達成共識[4]。這些爭議或者模糊地帶的存在,造成相關監管法律遲遲未能出臺,尚在討論制訂過程中。


  雖然監管仍然處于失位狀態,產業發展方向存在較大變數,但是國內電子煙企業紛紛自發組織成立行業協會,并試圖通過協會推出行業標準,促進整體品質的提高。例如,中國電子商會(直屬工信部)電子煙行業委員會于2017年1月在深圳成立,是國內較有影響的電子煙行業組織之一,重點從會員、行業大會、行業標準、培訓和國際交流等方面開展工作。2017年12月,該委員會發布電子煙霧化類器具產品通用規范和電子煙霧化液規范兩項企業標準。中國煙草總公司于2017年4月13日發布了有關電子煙煙具、電子煙液、釋放物等有關的4項標準,規范內部有關產品的工藝與質量。


  國家標準委于2017年9月28日下達2017年第三批國家標準制修訂計劃,其中明確了由國家煙草專賣局牽頭制定電子煙的強制性國家標準。


  2加熱煙草產品


  加熱煙草產品的煙支仍是由煙草制成,經過特殊處理后,煙支內的煙草可以被特定的加熱裝置加熱至一定溫度,在不燃燒的情況下即可產生含有尼古丁的煙氣。加熱煙草產品按照加熱源的不同,可分為三種類型:電加熱型、燃料加熱型和化學加熱型②。電加熱型產品以電力為熱源;燃料加熱型產品以外加燃料為熱源;理化反應加熱型產品利用理化反應產生的熱量為熱源。由于加熱煙草產品的加熱溫度遠低于燃燒溫度,因此能有效降低煙草高溫燃燒裂解產生的有害成分,使主流煙氣的化學組分釋放量大大降低。與常規卷煙陰燃的方式不同,它在抽吸間歇時煙絲處于不加熱狀態,因此側流煙氣和環境煙氣也大幅度降低。相比現有的電子煙,加熱煙草產品的使用感受更接近傳統卷煙,消費的核心原料仍然是煙草,能最大程度保持煙草風味。目前加熱煙草產品較少,主要有英美煙草的glo、菲莫國際的iQOS和日本煙草的Ploom等。


  2.1加熱煙草全球市場發展概況


  相較于電子煙,加熱煙草產品起步較晚,整體規模還較小,但增速很快。2017年,加熱煙草產品全球銷售額為50.03億美元,增速高達135.6%,其中煙支的銷售額達到46.36億美元,占加熱煙草產品銷售總額的92.7%。


  分國別來看,目前日本、德國、波蘭等國家是加熱煙草產品的主要市場。2017年,日本市場加熱煙草產品銷售額占全球市場的份額為91.60%。


  2.2加熱煙草主要市場狀況


  2.2.1日本


  根據日本藥事法,含有尼古丁的煙彈、煙油不允許在其國內銷售。因此,受政策法規的影響,加熱煙草產品在日本霧化產品市場中的絕對地位近年內都不會改變。雖然僅有加熱煙草產品,但因其近兩年的迅猛發展,日本極有可能迅速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霧化產品市場。


  2016年,日本加熱煙草產品的消費人群達到192.91萬人,同比增長151.8%。加熱煙草產品的消費群體大部分是由傳統卷煙消費者轉移而來,并更偏向于年輕一代。


  目前,日本市場上主要有三款加熱煙草產品,分別是菲莫公司的iQOS、日本煙草的PloomTECH和英美煙草的glo。iQOS是真正推動日本加熱煙草產品市場爆發和發展的第一品牌,至2016年4月已建起了覆蓋全國的分銷網絡。作為跟隨者,PloomTECH和glo的銷售還只局限在部分市場。隨著加熱煙草產品消費需求的急劇增長,接下來幾年可能會有大量新品上市。


  市場監管方面,日本政府沒有專門針對加熱煙草產品和電子煙的法規。加熱煙草產品被視作斗煙絲進行監管,而含有尼古丁的電子煙被視作藥品禁止銷售,不含尼古丁的電子煙則沒有明確的規定。


  2.2.2部分歐美國家


  從全球加熱煙草產品市場格局看,日本市場規模遙遙領先,2017年銷售額達到45.83億美元,而排在第二位的德國僅有1.15億美元,排名第三位及以后的國家均不足1億美元。其中值得關注的是英國市場,該國市場上不僅電子煙消費較為成熟,而且近幾年來加熱煙草產品消費增長較為迅速,是電子煙和加熱煙草產品共同快速發展的代表市場。


  2017年,英國加熱煙草產品銷售規模達到0.34億美元,同比增幅達到209.1%。近幾年,英國加熱煙草產品規模基數低,但增速高。


  2016年,英國電子煙和加熱煙草產品成年消費者合計有289.5萬人,同比增長20.1%。女性消費者所占比例同樣明顯高于傳統煙草,達到35.8%。


  此外,在美國市場上,雖然因為受到《聯邦食品、藥品與化妝品法》的嚴格監管,尚沒有合法的加熱煙草產品上市,但是其審批進程受到全球煙草企業的高度關注。近年來菲莫國際公司一直在為其加熱不燃燒煙草產品iQOS進入美國市場而努力,向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提交了預上市申請(Pre-MarketTobaccoApplication,PMTA)和減害產品申請(ModifiedRiskTobaccoProductapplications,MRTP)。2018年1月24-25日,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下屬的煙草科學咨詢委員會(TobaccoProductsScientificAdvisoryCommittee,TPSAC)在對菲莫國際公司所提供的iQOS產品進行初期的審查之后,并沒有同意其提出的關于iQOS可以降低風險和危害的表述,但是確認了關于一項聲明的證據,即完全轉換到iQOS可以顯著減少對有害化學物質的接觸。雖然煙草科學咨詢委員會沒有同意菲莫國際公司的MRTP申請,但是這一結論只是作為一項建議提交給美國食品與藥品管理局,對后者沒有約束力,后者最終會如何決定,仍有待觀察。


  3無煙氣煙草制品


  無煙氣煙草制品的發展歷史悠久。目前,占據全球市場主流的無煙氣煙草制品主要有嚼煙(ChewingTobacco)和口含煙(MoistSnuff)兩大類。其中,嚼煙以亞洲式嚼煙(Asian-StyleChewingTobacco)和美式嚼煙(US-StyleChewingTobacco)為主要代表,鼻煙以美式濕鼻煙(US-StyleMoistSnuff)和瑞典式鼻煙(Swedish-StyleSnus)為代表。它們主要是在配方、含水量及外觀形式上存在一定的區別,并分別流行于不同的國家和地區。


  在控煙愈發嚴格的環境中,無煙氣煙草制品為消費者在無煙環境中使用煙草制品提供了極大的便利。但由于無煙氣煙草制品與常規煙草制品相比,并沒有減少對健康的危害,尤其是其與口腔癌患病率之間可能存在一定關聯,隨著管制政策的加強和公眾健康意識的提高,它在全球的發展前景并不明朗,部分國家和地區已經開始衰退。


  3.1無煙氣煙草全球市場發展概況


  無煙氣煙草制品的全球規模已經連續多年下降。根據歐睿數據,2017年全球無煙氣煙草制品總銷售規模為12.90萬噸,同比減少1.8%,僅是2011年總銷量的五分之一左右。這主要是由嚼煙銷量的斷崖式下跌造成的。


  由于印度在2012年出臺了對部分嚼煙的禁令,亞洲嚼煙銷量在2013年出現斷崖式下跌,這導致嚼煙市場整體規模大幅回縮;而口含煙則保持小幅穩定上升,并在2015年超過嚼煙。2017年,口含煙總銷量為7.35萬噸,同比增長2.4%,占無煙氣煙草制品總量的57.0%;嚼煙總銷量為5.55萬噸,同比減少6.9%。


  根據歐睿國際預測,無煙氣煙草制品市場可能會繼續收縮,但速度有所放緩。至2020年,無煙氣煙草制品全球銷量大約為12.38萬噸,年均減少1.4%。


  分區域來看,無煙氣煙草制品的市場十分集中。亞太、北美地區占全球銷量的八成以上;基本集中在美國(6.30萬噸)和印度(4.63萬噸)兩國,其他國家銷量均不足萬噸。北美地區市場在口含煙的推動下保持穩定小幅上升,2017年銷量為6.33萬噸,同比增長1.3%;而亞太地區則受印度市場的影響持續回縮,2017年銷量為4.67萬噸,同比減少6.6%。


  此外,無煙氣煙草制品的區域化差異十分明顯。不同類型的產品往往集中在某一個區域市場,不同區域市場的主銷類型也往往占據絕對主導地位。例如,亞洲式嚼煙市場全部集中在亞太地區,亞太地區的無煙氣煙草制品市場也幾乎100%被亞洲式嚼煙占領;與之類似,美式嚼煙僅分布在北美和西歐。美式口含煙85%以上集中在北美市場,同時占北美無煙氣煙草制品總市場的86.7%;瑞典式口含煙87%以上集中在西歐市場,同時占西歐無煙氣煙草制品總市場的98.8%。


  分公司和品牌來看,奧馳亞集團所占市場份額最高,并且還在持續上升。2016年,奧馳亞集團無煙氣煙草制品銷售額占全球總額的22.3%,同比增加1.1個百分點;旗下品牌Copenhagen是全球份額最高的品牌,占13.8%,同比增加1.3個百分點。雷諾煙草排名第二,市場份額也在不斷提高,2016年占比15.6%,同比增加0.6個點;旗下品牌Grizzly也排在全球第二位,市場份額為12.8%,同比增加0.4個點。


  從銷售渠道來看,全球僅有1.5%的無煙氣煙草制品通過網絡實現銷售,且只分布在北美、西歐和東歐。其中,東歐是唯一網絡渠道占據主導地位的區域市場,網絡渠道占比高達88.3%。


  3.2無煙氣煙草主要市場狀況


  3.2.1美國


  相比其他區域市場,美國市場上的無煙氣煙草制品品類比較全面、市場份額更加分散。近年來,美國的無煙氣煙草制品市場規模比較穩定,保持小幅增長。


  預計無煙氣煙草制品的這種趨勢會在近年內延續,即整體保持穩定小幅增長,而嚼煙則可能繼續萎縮。此外,隨著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出臺控煙令,并逐步將禁煙場所覆蓋到餐飲場所,部分霧化產品將會受到新法規的負面影響,無煙氣煙草制品可能會在美國市場獲得更多的空間。


  3.2.2印度


  印度無煙氣煙草制品市場只有亞洲式嚼煙,并且是以Gutkha③為主。2012年,印度中央政府頒布了對Gutkha產品的禁令,并不斷在更多邦省強化執行力度,這導致印度無煙氣煙草制品市場持續萎縮。


  隨著禁令覆蓋范圍的擴大和消費者健康意識的加強,預計印度的無煙氣煙草制品市場還會繼續萎縮。


  3.2.3瑞典


  瑞典是歐盟所有國家中唯一沒有禁止無煙氣煙草制品的國家,是全球第三大無煙氣煙草制品市場,但銷量與美國、印度相差甚遠。瑞典無煙氣煙草制品市場只有口含煙,并且都是瑞典式口含煙。根據最新公布的統計數據,2015年瑞典16周歲以上居民中有超過12%的消費者每天都會使用瑞典式口含煙;與之相對的是傳統卷煙吸煙率降至11%。很明顯,瑞典的傳統煙草消費者正在向瑞典式口含煙轉移。因此,盡管可能受到新法規和稅制的影響,但預計近幾年口含煙市場都會保持增長。


  4我國煙草行業新型煙草制品布局及相關建議


  近年來,在中國煙草等各方力量的共同作用下,我國新型煙草制品產業取得了一定發展。為促進我國新型煙草制品產業和市場的健康發展,首先應明確新型煙草制品的定位屬性,在此基礎上進行監管立法,進而在法律框架下采取切合產業和市場實際的發展措施。


  4.1中國煙草新型煙草制品布局


  近年來,隨著新型煙草制品的迅速興起,中國煙草對新型煙草制品產業進行了戰略部署,積極參與市場競爭。集中全行業力量加速新型煙草制品戰略布局,構建了以上海新型煙草制品研究院為主導,以行業新型煙草制品裝備工程研究中心和深圳研創平臺為兩翼,以企業新型煙草制品研究所為支撐的“一主兩翼一支撐”的組織架構,全面統籌新型煙草制品研發、生產、銷售的有關工作。積極推進新型煙草制品產品集成定型工作,明確了2018年6月前開發3種類型6個集成定型產品的工作目標,其中電子煙產品包括加熱超聲霧化電子煙、分體式電子煙,加熱產品包括外圍電加熱、內芯電加熱和炭加熱卷煙,還有兼具電子煙和傳統卷煙抽吸功能的兩用型電子煙。


  中國煙草所屬工業企業主動加大新型煙草制品開發的投入,積極做好技術與產品儲備,參與國際市場競爭,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據統計,已有17家工業企業對新型煙草制品有所投入,且多數已成功制出成型產品作為儲備。上煙集團的金鹿品牌口含煙、菲燃品牌電子煙,云南中煙的邂逅、MW和華聿三個品牌的電子煙及七彩韻品牌電子煙油,湖南中煙的RHYTHM品牌電子煙,四川中煙的寬窄品牌加熱產品2016-2017年已經在境外上市,開始試水國際市場。


  此外,為了更加靈活地開展市場工作、整合行業外資源和人才,有多家工業企業已成立子公司,專注于電子煙或新型煙草制品研發、生產、銷售等。如湖南中煙的湘元科技有限公司、云南中煙的華玉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山東中煙的頤中集團、湖北中煙的統一聯邦國際有限公司等。


  4.2相關建議


  4.2.1明確新型煙草制品屬性定位,健全相關監管法律法規


  在新型煙草制品的細分類別中,鼻煙、嚼煙、口含煙因其主要原料直接來源于煙草煙葉,按照我國煙草專賣法律的規定屬于煙草制品無疑,應當按照相關法律規定進行監管。加熱不燃燒煙草制品采用煙葉為原料經過特殊工藝制成,沒有改變煙草的本質屬性,按照我國煙草專賣法律法規的要求,煙草專賣行政主管部門依法將該類產品納入監管范圍。


  對于電子煙的屬性定位,則存在爭議,將電子煙歸類為食品、藥品、煙草制品還是其他產品,目前并沒有定論[5]。多數研究者認為,應將電子煙定位為煙草制品,其理由主要包括:抽吸電子煙消耗的煙堿絕大多數源于煙草,電子煙與傳統卷煙抽吸狀態和抽吸動機相似[4],而且將電子煙視為煙草制品在監管上具有“權責明晰、易于接受、框架成熟、利于控煙”等方面的合理性[2]。前述研究者提出的理由具有很強的說服力。


  有學者提出,如將電子煙按照新型煙草制品進行監管,將面臨巨大挑戰:一是現行煙草專賣體制與大量的民營電子煙生產企業整合的問題,二是煙草專賣行政主管部門是否有足夠的資源履行監管職責的問題,三是中國煙草控煙履約的環境問題[6]。當前,我國正在大力推動經濟和社會領域的改革進程,體制機制的問題可以通過運用改革的辦法、創新的思維來加以解決。事實上,2018年3月17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批準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中,已經將工業和信息化部牽頭的《煙草控制框架公約》履約領導小組的職能劃入新組建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


  綜合權衡之下,將電子煙定位為煙草制品較為可行。我國相關部門應就電子煙監管問題進行全面深入研究,明確電子煙產品定義,發布電子煙產品標準,制訂相關的監管法律法規,盡快結束電子煙監管缺位的現狀。


  4.2.2加快霧化產品研發上市步伐,搶抓市場先機


  從前文數據可以看出,近年來全球霧化產品市場規模增長迅猛,銷售額從2012年的28.31億美元增長到2017年170.56億美元,累計增加了5倍。從幾大跨國煙草公司研發拓展投入的力度和持續性以及市場發展的態勢、消費者的反應來看,這種快速增長的趨勢還將持續較長一段時期。據歐睿預測,2020年霧化產品銷售額將達到323.73億美元,在2017年的基礎上增長近90%。據高盛預測,到2020年,電子煙產業規模將占到全球煙草總量的10%,利潤的15%[7]。另據預測,到2018年底,菲莫公司的iQOS加熱不燃燒產品產量將達到1000億支,產能比2017年增加一倍[8]。


  據了解,近年來菲莫公司在新型煙草制品上的研發投入超過30億美元,英美煙草僅在Glo這一款電子煙上就投入了約25億英鎊的研發費用,這些跨國煙草巨頭正在快速搶占戰略高地,菲莫公司甚至明確宣布將發展重心從傳統卷煙轉向新型煙草制品。從國內看,新型煙草制品市場同樣呈現井噴式增長。以電子煙為例,我國電子煙市場規模從2012年的8.53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40.1億元,年均增速高達36.3%。當前,國內電子煙產品展會數量越來越多,規模越來越大,參與者越來越廣,消費者通過主流購物網站就可以便捷購買各類電子煙產品,國內已經出現了一大批電子煙的忠實消費者。


  與菲莫、英美和日煙等跨國煙草集團相比,中國煙草在新型煙草制品特別是電子煙和加熱不燃燒產品方面的研發水平和市場拓展能力還有較大差距,必須加大投入力度、加快推進節奏、加強統籌協同,才能迎頭趕上進而搶占先機,才能在全球煙草行業的新一輪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中國煙草所屬工業營銷部門應認真研究新型煙草制品對傳統卷煙的重大影響,密切跟蹤跨國煙草企業相關產品的研發進展、培育方法和銷售態勢,加快積累相應的營銷方法,切實增強應對挑戰的本領;商業營銷部門應認真研究新型煙草制品對區域市場的重大影響,密切關注相關產品的銷售動態,提前研究其銷售渠道、營銷方式等問題,做好必要的策略準備。

篮球场面积